逾10万名新加坡人收入低,反对党男神:应设立最低工资制度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07/17 檢舉 我要评论

林志蔚在面簿讲解工人党提出最低工资制度的理据。(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2 020年新加坡大选已尘埃落定,不过朝野政党在竞选期间抄起的部分议题依旧热度不减,和国人福祉息息相关的薪资课题就是其中之一。

盛港集选区准国会议员林志蔚(15日)针对这个议题再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为工人党竞选政纲中提出的最低工资制度的概念辩护。

工人党日前公布的竞选政纲提到,有超过10万名国人的全职工作收入少于1300元。根据该党的计算,1300元是一个平均四人的家庭住户每个月所需的基本开销。

「这意味着即使家中的经济支柱努力工作供养家庭,本地仍有为数不少的家庭难以维持收支平衡。」

有鉴于此,工人党呼吁政府把1300元设定为最低工资标准。

政府的渐进式薪金模式 v.s. 最低工资制度

不过,最低工资制的概念也引发不少争论,尤以人民行动党的批评声浪最为猛烈,他们认为这只是一项不切实际的建议。

行动党坚持,政府所推出的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已证实行之有效,所以没有必要再搞一个最低工资制度,否则有可能造成裁员等反效果。

根据人力部说法,渐进式薪金模式是一项旨在提高低薪工友收入的政策,让从事清洁工和保安人员等行业的国人能逐步增加收入。

例如,渐进式薪金模式规定餐饮业的雇主必须支付其清洁工不少于1236新元的工资,同时随着职涯发展,工友也将逐步获得加薪。

国务资政尚达曼、人力部长杨莉明以及甫于盛港集选区落选的前总理公署部长黄志明等行动党领袖也在大选期间对最低工资的概念嗤之以鼻。

杨莉明指出,如果政府设下最低工资门槛,一些原本打算付给员工更高薪水的公司企业可能作罢,转而以低标的工资聘请员工。

黄志明则说,渐进式薪金模式和最低工资制度的最大差别是前者让工友的薪资更有机会往上爬,而设定最低工资标准也可能造成公司成本上升而裁员。

也强调,渐进式薪金模式是要在技能和工资方面为工友「准备一副梯子」让他们能够向上发展,这些都是最低工资制度无法提供的好处。

尚达曼认为渐进式薪金模式已大幅改善了低收入国人的待遇。(人民行动党面簿)

林志蔚:最低工资制度才能保障弱势群体

针对这些批评,本身是一名经济学家的林志蔚昨日为此在面簿发文「引经据典」,引述各种学术研究予以反驳。

他强调,针对各国研究的整合分析发现,最低工资制度几乎不会产生就业效应(employment effect)。

嗯,很经济学的说法。 林博士的意思用白话来说就是「最低工资制度几乎不会影响公司企业聘请或遣散员工的意愿」。

那最低工资制度由谁来买单?很多人觉得政府将成为苦主。但林志蔚指出,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最低工资制度都不会对政府的财政形成负担。

相反的,正在看这篇文章的蚁粉将成为最低工资制度买单的其中一人。

林志蔚表示,设立最低工资制度所形成的成本有 四分之三由消费者承担,这是由于工友薪水越多,消费者就必须为服务支付更高的费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