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住在租赁组屋的那些人,他们的不仅仅是「钱不够用」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1/09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新加坡在获就业入息补助后,月入少于工人党建议的1300元最低工资的全职员工只有3万2000人,这群低薪工人仅占本地劳动队伍的1.7%。

作者:陈劲禾, 王康威

上个月,新加坡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以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身份在新加坡国会指出,本地有3万2000名全职员工的月收入,即使算入就业入息补助和雇主公积金,仍然少于1300元,这群人占本地劳动队伍的1.7%。

新加坡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在刚过去的国会上补充,这个群体的教育水平偏低,半数的最高学历只有中学程度。

他们之中以文员、清洁工、餐饮员工和商店推销员居多;年龄在50岁及以上,或是打假期工的15岁至24岁青年。

新加坡淡滨尼租赁组屋中的许多低收入者说,他们没有自信提升自己以谋求更高薪金。(邝启聪摄)

月入1300元的课题浮上台面,是因为新加坡工人党根据政府2019年一家四口的家庭平均基本生活必需品开支调查报告,建议把最低工资定在这个水平。

《联合早报》记者走访租赁组屋,拼凑社会底层全职工作者的生活面貌,了解月入1300元能否满足他们的基本生活需求。

受访专家认为,在总结多少工资才足够之前,应该为基本生活下定义。

自从丈夫四年前中风入住疗养院后,从家庭主妇转为全职清洁工的胡丽华(50岁)就不曾买过新衣服。

扣除雇员公积金,再加上政府发放给低收入者的就业入息补助,胡丽华的实得月入约900元。不过,疗养院每月的费用为500元,疗养院让她每月付100元,余款欠着,她坦言不知何时才能偿还。

胡丽华站在半掩的窗前向外眺望。(王康威摄)

新加坡朝野议员近期在国会就1300元最低工资展开激烈辩论,月入少于这个款额的全职员工在《联合早报》记者上门采访时透露,这样的实得工资只够温饱,像逛街或上餐馆的消遣都是奢侈。

胡丽华说:「我也想打扮,想买洗脸霜和漂亮的衣服,没有这方面的消费,生活感觉很灰暗。」

去年一项关于本地年长者需要多少预算过基本生活的调查发现,基本生活不仅是满足衣食住行,还包括能独立自主,有娱乐消遣,让人感觉是在生活而不只是生存。

领导该调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黄国和博士,目前针对其他年龄层展开调查。

他受询时说,要决定月入多少才能过基本生活,可先召集不同背景的国人,共同选出一篮子基本生活所需的产品和服务,并计算购买这些产品和服务要花费多少钱。

「这意味着当收入低于这个标准,就得牺牲一些基本需求。这可能是住在不合适的住宅、少吃几顿饭,或减少与亲友来往。」

新加坡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谈及实得月入低于1300元的全职工作群体时也说,这些员工一半来自人均月入超过1300元的家庭,并不是家中唯一经济支柱。

记者在走访租赁组屋找寻低薪工人时,发现虽然有不少员工月入只有1300元,但在加上就业入息补助金和公积金后,他们的月入达到1500元。这样一来,符合薪金范围的员工并不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