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阿伯宁可去坐牢,也要溜出门,到底是为什么?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5/27 檢舉 我要评论

(新加坡26日讯)「我必须出去,要罚就让他们罚款好了!」

牛车水振瑞路一名85岁老伯独自住在空间狭小的一房式租赁组屋,屋内堆满了杂物,空气闷热潮湿。阿伯更被臭虫困扰多年,一躺下便要被臭虫咬得浑身瘙痒,彻夜难眠。

阻断措施生效期间,阿伯非常抗拒长时间留在家中,下午常趁机溜出门,义工过后多番劝阻,提醒阿伯若被罚款300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义工为独居老人清除家中的臭虫和跳蚤。(林国明摄影)

谁知阿伯听了更不解也无奈地说:「若真的被罚,我就去坐牢好了。」

而上述阿伯对于不能外出的焦虑,令「让希望活下去」创办人潘迎芬(50岁)留下深刻印象。

本月10日,该义工团获当局允准再次走访租赁组屋,并同意记者随行。当日有年长者申诉头发和指甲太长无人帮忙修剪、口罩不够、还有一名阿伯的大门摔坏没人来修理,已经很多天没能锁门。

也有居民说起,有两位老人阻断期间独自在家中过世却无人知晓,直到变成腐尸传出恶臭才被人发现。

潘迎芬指这些案例反映贫困独居老人在阻断期间面对的诸多问题。「大家逐渐熟悉在家办公与学习的生活规律,但这些老人仍无法接受这新常态,日复一日地生活在忐忑和焦虑中。」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