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护士爆料:因为身份,4个屋主都拒绝了我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20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护士的妻子失望地表示:「一个我曾经称为‘家’的栖身之处,再也不像一个家。我害怕在放工后返回家,因为我知道只要一到走廊,我的邻居就会朝我骂粗话。」

有人为我们身披铠甲,我们不为之感激还歧视对待,人心究竟怎么了……

疫情之下,总有人身先士卒,替我们挡在灾难面前,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就是这样的存在。
习大大曾说: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就是这群孩子,在与时间竞跑,与病魔作战,他们的心愿只有一个,那就是再多救一个。

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可爱的人,却在他们拼死保护的民众面前恍了神。坡岛女士向我们爆料:因为自己的护士身份,她在上网找屋子处处碰壁,前后4个屋主都拒绝了她……

 

因为工作,我被屋主「赶出家门」
我想讲述一下自己最近的租房经历。因为防疫一线的护士身份,我已经快无家可归了。
我是一名在新加坡国家感染中心的高级护士,今年3月份,新冠疫情突然爆发,我们成了守卫防疫前线的排头兵。
高压的工作、病毒的威胁没有让我惧怕,而生活上遭遇的歧视却让我无所适从。

3月份,因为屋主有点不喜欢我在 NCID 做工,越来越敏感,我也就只好搬走了。
我现在住着房子挺好的,因为这个屋主的女儿也是一名护士,明白我们前线人员的幸酸,所以果断地把房间租给了我 。

可平静的生活还没多久,这个屋主的岳父突发疾病,要把老人接过来照料。为了更好地照顾老人,一家人决定聘请一个住家女佣,贴身照料。
这样一来,房间明显不够用了。也就那时候开始,我们陷入了找房困难的窘境。
 
 还会因为工作,我快无家可归
因为知道自己的职业敏感,我不愿故意欺瞒,在询问房源时也会主动告诉对方自己的护士身份。可无一例外,他们都拒绝了我。
有的是担心共享卫生间,牵连其他房客。

有人看到「NCID」之后直接坦言「scary」:

也有人比较委婉,说等疫情好点的时候也许可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