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看见洞就怕」的女会计,最终赔了3万新币~

新加坡「看见洞就怕」的女会计,最终赔了3万新币~
2020/12/08
2020/12/08

生活在新加坡,每天不是为工作烦恼,就是为家庭担忧,你是否有过困惑与迷茫,是否有过不安与愤懑?请你停下来,放松一下,来这里看一看世界,找一找答案。

女会计师踩空坠入两公尺深阴沟,责怪公用事业局将阴沟盖打开却没有任何警示牌,疏忽行为导致她如今「见洞就怕」,患上严重抑郁症与精神分裂症,单是今年就两次被迫入住心理卫生学院,甚至痛失生育机会,她为此索讨500万元赔偿。

谁知此案件出现戏剧性转折,女会计师经历两天多的火药味盘问,终在第四天审讯结束后「举白旗」,放弃继续打官司,同意与公用事业局(PUB)私下和解,女会计师认为和解金额「公平」。

(新加坡8日讯)女会计师坠阴沟索赔案有后续发展,高庭司法委员昨天裁定诉辩双方所须支付的讼费数额。

由于女会计师在官司审理四天后,才接受公用事业局早前提出的和解协议,加上诉方临时修改索偿内容,她最终得「倒贴」支付辩方3万元(约9万令吉)讼费。

按照民事诉讼的法庭条例,从入禀法院发起诉讼至辩方提出和解协议,起诉人在这段期间所花费的讼费可由辩方承担;而辩方从提出和解协议,至诉方决定和解的期间所花费的讼费,则由诉方来支付。

女会计师日前决定放弃继续打官司,同意与公用事业局庭外和解,和解条件保密。(《联合早报》档案照片)

司法委员安德烈听了双方陈词后,分别把诉方与辩方所必须支付对方的讼费,裁定为4万元(约12万令吉)和7万元(约21万令吉)。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女会计师曾惠萍(47岁)于2015年12月1日早上从高文地铁站走向西门路时,突然在人行道上踩空,跌入深度近两米的阴沟洞。她责怪公用事业局疏忽,将阴沟盖打开却没有任何警示牌,入禀法院向当局索讨约500万元(约1500万令吉)赔偿。

案件上个月23日在高庭开审,由于公用事业局已同意承担70%赔偿责任,审讯是要定夺具体的赔偿金额。不过,案件在第四天聆讯结束后出现戏剧性转折,曾惠萍决定放弃继续打官司,同意与公用事业局庭外和解,和解条件保密。

公用事业局是在上个月11日,即案件开审前就提出和解协议,但曾惠萍没有马上接受。诉方律师告诉媒体,虽然曾惠萍很希望能继续打官司,但首四天的审讯影响了她的身心与精神健康。至于和解金额,诉方认为算是「公平」。

双方律师昨天回到高庭,针对官司所花费的讼费进行陈词。诉方要求辩方支付9万元(约27万令吉)的讼费,但辩方反对。

代表公用事业局的孔安邦律师指出,曾惠萍在打官司期间出现许多无法让人满意的行为,包括没有诚实地公开就业资料,以及到处「物色」精神科医生,挑选最有利于她的精神评估报告等,导致律师得花费大量时间查出实情。

辩方认为,法庭必须谴责曾惠萍的行为,不批准她向辩方索取讼费,同时谕令她支付辩方所索讨的逾12万元(约36万令吉)讼费,这包括诉方在案件开审之际临时改变索偿内容,导致辩方花费额外开支。

司法委员考虑后决定,虽然曾惠萍的索偿行为有不足之处,但她无疑在事故中受伤,公用事业局也已同意承担赔偿责任,辩方因此必须支付她在收到和解协议之前所花的讼费,数额定为4万元(约12万令吉)。

至于辩方可得的讼费,司法委员指出,按照法庭条例,起诉人在收到和解协议后,有14天的时间考虑是否接受,为此辩方可获得补偿的讼费应从那之后开始计算。辩方的这笔讼费最终被定为7万元(约21万令吉),由诉方承担。

犀利律师拆穿谎言 她招架不住 表现紧张

辩方律师盘问犀利,不断拆穿女会计师的谎言,后者招架不住,展现紧张姿态。诉方律师庭上透露,女会计师「不爽」辩方律师。

昨早,当曾惠萍表明要把官司打到底后,辩方律师继续「踩油门」,对她进行连串犀利和充满火药味的盘问。

辩方律师指出,即使曾惠萍有一些精神问题,那是基于其他因素,她不应该赖在坠阴沟事件上。当被问及是否肯承认面对其他人生问题时,曾惠萍不肯回答。

接着,辩方举出精神科医生的记录,揭露曾惠萍与丈夫的婚姻亮红灯,分房睡长达三年,也考虑离婚。曾惠萍在庭上不愿置评,频频强调这是私人问题。

辩方也不断举证指曾惠萍对医生撒谎,夸大患病状况,谎称自己不敢见陌生人,实际上却频密接触购物平台上的陌生买家。

面对辩方火力十足的盘问,到了昨午,曾惠萍略显疲惫,甚至露出紧张神色。诉方律师今早在庭上告诉法官,曾惠萍「不爽」辩方律师,估计不会同意对方所建议的付款日期。

文/狮城小喇叭   你的心声,我们想知道,你的故事,我们想看到,如果你有需要,可以讲给我们听。如果你喜欢,请留意「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的一举一动,您的支持,小喇叭感激不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