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机场主席因为一个充电宝怀疑女佣,如今13年恩怨告一段落,面临赔偿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8 檢舉

导语:廖文良现年74岁,是新加坡商界和社会名流,自2009年起担任樟宜机场集团主席,目前是盛裕集团(Surbana Jurong)主席,也是新加坡交易所董事、华社自助理事会理事。

2020年9月4日,新加坡高等法庭推翻前一位法官的判决,宣判46岁印度尼西亚籍女子莉雅妮(Parti Liyani)

莉雅妮本来是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女佣。2016年10月28日,莉雅妮被廖文良开除;同年12月2日因涉嫌偷窃廖家财物被捕;2018年4月被控上法庭;2019年3月被判罪名成立,被判监禁26个月。莉雅妮不服所判,在义务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协助下提出上诉。
2020年5月,上诉案在高等法庭上诉庭前后聆讯了3天,陈成安法官认为,控方没有排除合理怀疑,无法证明莉雅妮面对的四项偷窃控状,并质疑廖文良之子廖启龙的证词的可信度。
9月4日,上诉庭法官撤销莉雅妮的偷窃罪名。
莉雅妮上诉得直。

(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官网上的廖文良简介)
廖文良现年74岁,是新加坡商界和社会名流,自2009年起担任樟宜机场集团主席,目前是盛裕集团(Surbana Jurong)主席,也是新加坡交易所董事、华社自助理事会理事。他是凯德集团(Capitaland)创始总裁,率领凯德进军中国市场,把凯德集团发展成亚洲房地产巨头。他身兼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工程学院、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务长讲席教授。

廖文良,图源:樟宜机场集团2012/2013年报
廖文良对樟宜机场贡献很大,对新加坡作过杰出贡献,曾于2011年获新加坡总统颁发功绩奖章(The Meritorious Service Medal)。曾获颁这个奖章的还有金融管理局董事经理王瑞杰、艺术家陈瑞献、驻华大使陈燮荣、前公务员首长严崇滔、南洋理工大学荣誉校长徐冠林、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王赓武、奥运冠军约瑟林、奥运亚军李佳薇、王越古、冯天薇等。
功绩奖章属于最高等级奖章之一,排在公共服务星章(BBM)、行政功绩奖章、公共服务奖章(PBM)
从莉雅妮2016年10月被开除到2020年9月高庭改判无罪,这起名门女仆案经历了整整4年,加上她之前在廖家工作的大约9年,这一段豪门名流与女仆之间的纠葛,前后算起来有13年。
在廖家工作大约9年
根据庭审记录,2007年,时年33岁的莉雅妮来到廖文良家当女佣。她周一至周六,每日早上5点开始工作,直到晚上11点;在星期天和休息日,则在早晨完成需要完成的工作之后才会出门。

 

 

(从莉雅妮脸书上看,她自称农民,在印度尼西亚泗水上过学,图源:莉雅妮脸书)
莉雅妮刚开始在廖家工作时,月薪为300新币,每两年续约一次。到了2016年,月薪陆续升至600新币。
从2007年到2016年,莉雅妮在廖文良家中担任女佣约9年。
一个充电宝引起的四年疑案
庭审显示,廖文良说,自己多年来怀疑莉雅妮不断偷窃家里的物品,但是廖文良妻子说,东西不一定是莉雅妮取走的。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个充电宝。
2016年10月,廖文良发现一个充电宝不见了,那是他到法国一家大学演讲时,主办方送他的一个纪念品。廖文良于是决定开除莉雅妮。
10月28日,廖文良不在新加坡,指示儿子廖启龙代为开除莉雅妮。
当天早上,廖启龙安排雇佣代理公司代表到场,告知莉雅妮她已被开除,给她两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行李,并给予她三个月工资的赔偿,共1800新币。
莉雅妮把私人對象装满三大箱,要求廖启龙安排将箱子运回印度尼西亚。之后,莉雅妮跟随雇佣代理离开廖家,并回返印度尼西亚。她离开时扬言,会向人力部举报廖家迫使她到廖启龙的住处和公司非法工作的事。
根据新加坡法律,女佣只能在她们工作准证上注明的地址工作。如果要女佣在这个地址以外的地方工作,就得另外申请准证。雇主如果带女佣到亲戚家或孩子的宿舍等地方打扫、照料其他人或进行其他工作的话,都可算是违法。
廖文良住在彰思礼巷(Chancery Lane)49号的一栋半独立式洋房,儿子廖启龙住处近在咫尺,是彰思礼巷39号的一处公寓。父子俩的住处位于富人区纽顿地区,附近有著名的康生医院、陈笃生医院、英华学校(ACS),还有吃货毫无抵抗力的大华广场(United Square)小尾羊旗舰店。廖启龙的公司则在乌节路附近的基里尼路(Killiney Road)

庭审资料显示,廖启龙把莉雅妮遣送回印度尼西亚之后,准备把她托付的三个箱子邮寄过去。廖启龙妻子林美恩表示,邮寄包裹必须申报包裹内容,不能这样就随意寄出。他们于是打开箱子查看内容,发现了里面有廖家的财物,包括名表、名牌包以及名牌墨镜。
10月30日,在开除莉雅妮的两天之后,廖文良回到新加坡。廖家父子报警。警方立刻发出逮捕令。
几周之后,12月2日,莉雅妮回到新加坡时,在樟宜机场被捕。
涉案物品总值5万新币
2018年4月23日,国家法庭对本案展开第一阶段的审讯,控方以四项偷窃罪提控莉雅妮,义务律师阿尼尔代为辩护。如果偷窃罪名成立,她可能被判坐牢最长七年以及罚款。
莉雅妮同时面对一项触犯杂项(公共秩序和滋扰)法令的控状。法庭以四项偷窃罪进行审讯,这一项暂时搁下。
根据庭审记录,初次上庭时,涉案的物品总值50856新币,包括:
1. 属于廖文良的一台价值1000新币的DVD播放机和两个共价值400新币的珑骧(Longchamp)
2. 属于廖启龙的总值46856新币财物,包括:120件各价值150新币的衣物、被单、床单、价值25000新币的杰罗尊达(Gerald Genta)名表和两个共价值2056新币的苹果手机iPhone 4等。
3. 属于廖文良的女儿廖静梅和媳妇林美恩的古驰(Gucci)名牌墨镜、首饰和包包等。
其他还有价值500新币的被子、三床价值100新币的床单、价值300新币的厨具和餐具、以及一块价值50新币的Helix手表等等。
廖文良:早就怀疑莉雅妮偷窃
2018年8月16日,廖文良出庭作证,代表律师阿尼尔盘问证人。
廖文良:我早就怀疑莉雅妮偷窃家里财物,但却容忍她的行为。我的秘书为我工作了36年,我的司机为我工作了15年,除非有原因,否则我不会开除人。我太过信任人。
阿尼尔:莉雅妮是在廖文良把包包丢弃之后,才把东西捡回来。
廖文良:我喜欢包包,不会随便把包包丢掉。妻子不会把我不要的东西送给莉雅妮,因为妻子知道我喜欢包包,而且她非常吝啬节俭,我完全无法想象她会把包包丢掉。我的包包多到可以开一家店。即便我一直在买新的包包,我也很少会把包包扔掉。
阿尼尔:廖文良经常乱放东西,找不到东西的时候就诬赖是莉雅妮偷的。
廖文良:不对。胡说八道。
阿尼尔:诬赖莉雅妮偷窃是为了要「修理」她。
廖文良:我没有动机去对付一名女佣,我只不过是想阻止女佣回到新加坡来偷窃。
阿尼尔:如果莉雅妮有意偷窃,应该会偷走廖文良的其中一只名表。
廖文良;名表都锁在保险箱里,如果偷走了名表,很容易被暴露。
莉雅妮:收一些遗弃對象是经过廖家同意
2018年9月25日本案继审,莉雅妮首次出庭作供。
她告诉法庭,她收起的是雇主已丢弃或损坏的物品,而非偷窃。
莉雅妮:我在征求过廖太太的同意之后,才将一些廖家遗弃的對象收起,并打算带回印度尼西亚。
据案情透露,廖文良的半独立洋房在2008年左右进行翻新,因此家里的许多物品都寄存在大巴窑的仓库内。
辩护律师阿尼尔:你怎么取得涉案的光盘播映机?
莉雅妮:在房子翻新后,廖太太说将来会把一些家用电器更新,把寄存在仓库内的旧电器丢弃。我问廖太太我是否能拿光盘播映机时和电视机作己用,她说可以。
辩护律师阿尼尔:你的箱子里怎么会有那块Swatch手表?
莉雅妮:我在房子内的垃圾桶看到这块已损坏的手表,觉得或许换个电池就能继续使用,所以捡起来,打算送给侄女。
辩护律师阿尼尔:你的箱子里怎么会有那块尊达表?
莉雅妮:那只块尊达表已损坏,我觉得简单修一修后就能继续使用,所以收了起来。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只手表价值多少。
审讯时,莉雅妮辩称一些物品是她买的、雇主送给她的,或雇主丢掉被她捡回的,还有另一些涉案物品并不是她装进箱子的。
莉雅妮也称,由于廖文良派她到廖启龙家里当帮佣,担心她向人力部举报,不想她回到新加坡来,所以诬告她偷窃。
法官裁决罪名成立
2019年3月20日,主审此案的刘佩诗法官认为控方证据确凿,裁决莉雅妮罪名成立。
法官说,控方证人的大部分证词一致、可信,而且,失主们都能认出自己的物品,并提供关于购买、金额、有无送人或扔掉等细节。法官也指出,莉雅妮的警方口供书和庭上证词有很大出入。虽然莉雅妮否认自愿录下口供,但法庭在对「口供是否列为呈堂证据」进行附属审讯后,允许把口供书列为呈堂证据。
法官也说,廖文良一家并没有恶待莉雅妮,还在节假日给她发红包,莉雅妮自己承认与他们关系和谐。
法官说,莉雅妮在廖文良家工作多年,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廖家要全家人串谋起来,诬赖莉雅妮偷窃。他们开除莉雅妮时做出了赔偿,还答应支付运费,帮莉雅妮将物品运回国。
法官认为,莉雅妮偷窃廖家不同人的物品,目的是为了避免引起注意。她返回印度尼西亚超过一个月,在此期间,她的三个大箱没有运到印度尼西亚给她,她并未查询,令人怀疑她不是箱子里物品的真正主人。法官相信,莉雅妮后来返回新加坡,并不是为了查询箱子的事而是为了求职。
法官认为,被盗物品数量巨大,有些是高价值物品,而且涉案时间长,这些都是案情恶劣的因素。
法官在下判之前,对莉雅妮第二项偷窃控状中廖启龙失窃的物品数量和价值进行修改,加上另外三项控状,她偷窃的财物价值共34600新币。
3月25日,法官判莉雅妮坐牢26个月。
不服,上诉
莉雅妮不服所判,同年11月20日通过义务律师阿尼尔向高等法庭提出上诉。
阿尼尔说,廖家之所以诬赖莉雅妮偷窃,是因为他们担心她向人力部举报廖家非法指示她到廖启龙的住处和公司工作。
控方则指出,廖家没有撒谎的动机,开除莉雅妮的时候,廖家还给了她三个工资达1800新币的赔偿。
阿尼尔说,自从廖启龙2016年3月搬离父亲廖文良的住处之后,经常命令莉雅妮到自己的新住处和公司做清洁工作。2016年10月,连续一个星期,莉雅妮对这个要求加以拒绝,于是廖家决定开除她。
阿尼尔说,廖家后来在莉雅妮的三个箱子里所发现的物品,提供了廖家一个很好的借口,可以阻止莉雅妮返回新加坡,那么一来,她就无法向人力部举报,而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廖家的废弃物品和莉雅妮的个人物品,还有一些是「其他人放进箱子里的」。
廖启龙自称有穿女装的习惯
此案在高庭上诉时,共有十多个证物呈堂给陈成安法官审视,包括:
1. 一个无法工作的DVD播放机
2. 一块表带断裂、少了发条旋转钮的Gerald Genta尊达表
3. 一件纽扣在左的衬衣:廖启龙说这是他的衬衣,阿尼尔指出,纽扣在左是女装衬衣特点,这是女衣。
4. 一些厨房用品:阿尼尔指出,廖启龙说这些是自己2002年在英国购买的;廖家一个成员在庭上作证时说,2002年廖启龙回到新加坡之后,正是莉雅妮帮他整理的行李。阿尼尔继而指出,莉雅妮是2007年才到廖家工作,而且,她能够明确指出这些厨房用品的价格和购买日期,这些物品是莉雅妮在一家二手用品店购买的,只有一件是用NTUC礼券兑换的。阿尼尔说,涉案厨房用品都放在廖文良洋房后面,用块帆布盖住,如果它们确实属于廖启龙,他随时可以取回,但「他14年来都没动过」。
5. 黑柄厨刀:本案的一个独立证人是 Jarmay公司董事兼经理张小姐(音译)。她说,涉案的一把黑柄厨刀是由Jarmay公司在2006年生产的,也就是说,不可能于2002年由廖启龙从英国带回新加坡。阿尼尔指出,在先前的庭审中,刘佩诗法官没有采用这条证据,因为张小姐在庭审时投诉被莉雅妮的代表律师骚扰,尽管代表律师所做的只是让法庭给张小姐发了出庭令。
6. 宜家被套:阿尼尔说,莉雅妮从宜家买的一个被套的花色与廖启龙在英国念书时从Habitat百货公司买的被套一样,他说,莉雅妮可以证明购买此被套的价格、地点和日期。
7. 两个钱包:阿尼尔指出,廖启龙说涉案的两个钱包是亲戚送他的,但是他回答不了代表律师的盘问,而莉雅妮则很明确指出两个钱包是朋友Dai Papi在高岛屋(Takashimaya)(Paragon)购买之后送给自己的,对此,Dai Kapi已上庭供证,并能够指出两个钱包上独特的破损处。
8. 一大袋男装衣物:控状指,在莉雅妮被开除当天,她将一大袋男装衣物交还给廖启龙,据说这是几个月前廖启龙的女佣Jane交给莉雅妮的,但是莉雅妮不想要,没仔细看袋子里的东西,在被开除时就交回给廖启龙。在庭审时,廖启龙说,袋子里的是廖文良妻子购买的一些尺码太大的女装T恤和衬衣,他自己经常穿。阿尼尔说,实际上,那袋衣物主要是廖启龙淘汰的衣服,是廖文良妻子交给莉雅妮的,还有两件是廖启龙妻子林美恩的女装衬衣,并不是莉雅妮装进袋子里的。
阿尼尔指出,廖家值钱的物品很多,包括价值连城的古董和至少2万新币一只的手表,如果莉雅妮有意盗窃,她应该偷这些值钱的东西,而非那些二手衣服和物品。
9. 女装手表:廖文良女儿廖静梅供称,涉案的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以及斯沃琪(Swatch)手表是她的。庭审上,钟表师鉴定这两只手表是假货,价格不高;廖静梅早在2012年已是投资银行家,以她的背景和社会地位,丢弃假表的可能性高。法官对她的证词不予采信。
10. 名牌包包和太阳眼镜:廖文良媳妇林美恩供称,没有丢弃这些包包和太阳眼镜,也没有转赠他人。法官指出包包已经脱线,太阳眼镜也有红色污迹,加强了莉雅妮说法的可信度,莉雅妮说这两件是她从垃圾堆捡来的。
控方则辩称,廖家没理由撒谎,并指出在开除莉雅妮之后,廖文良妻子给了她1800新币,相当于三个月的工资。
干活100小时给20新币
庭审显示,2016年9月,廖启龙的女佣Jane辞职,家里没有帮佣,廖家于是让莉雅妮到廖启龙家帮忙打扫,包括接孩子放学,同时继续在廖文良家服务。
先前,莉雅妮也被令到廖启龙的公司帮忙打扫,为期一年,直到办公室关闭为止。
2016年10月,莉雅妮向廖文良妻子反映工作量太大。一两个星期后,10月28日,廖启龙安排雇佣代理公司代表到场,给莉雅妮两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行李,告知她已被开除。莉雅妮对廖启龙说:「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拒绝清洗你的厕所。」
主控官说,对莉雅妮的这些服务,廖家已经付出了「高于她工资水平」的酬劳。在陈成安法官的提问下,主控官回答:「约20至30新币」。
法官追问:20至30新币是支付一天的服务吗?
主控官:是所有服务。
(莉雅妮提供)100小时的劳动,(廖家给)20新币的酬劳,这是花生(意喻微不足道)。【原话:「$20 to perform 100 hours of work is peanuts.」】
他接着说,且不论让莉雅妮去廖启龙家里和办公室帮忙打扫是否合法,雇主支付的酬劳必须是合理的。
代表律师阿尼尔说,廖家以莉雅妮盗窃为由报警,很可能是因他们担心她回新加坡之后会向人力部举报廖家非法用工。
牵扯一起600万新币诉讼案
代表律师阿尼尔接着说,本案证人、廖文良儿子廖启龙对庭审过程并不陌生,他2017年就涉及一起事关600万新币的诉讼。

 2018年周伟栋vs廖启龙案

据《联合早报》2018年1月2日报道,船务租赁与中介商人周伟栋称,廖启龙于2011年向他提议投资100万新币,作为中国一个住宅发展项目的贷款。此外,廖启龙过后以提供中国公司过渡性贷款为投资,促使周伟栋另外投入了500万新币本金。而且,廖启龙称,这些投资都保本,过渡性贷款不但有抵押品,公司管理层也提供个人担保。但是,RCL却没把600万新币本金作有关投资。周伟栋于是起诉投资的担保人廖启龙。
当时主审的高庭司法委员林茵倩认为,「整体来说,廖启龙是个不诚实、证词闪烁的证人,他的证词有不少前后不一的地方」,于是裁定廖启龙连本带利偿还653万新币。
廖启龙已于2017年初被判入穷籍,现在是否已脱离穷籍,《新加坡眼》不清楚。
在莉雅妮案庭审中,阿尼尔指出,廖启龙是不可靠的证人,而莉雅妮的证词前后一致,而且很多时候都可以回忆起涉案物品的价格。
翻查2.5小时,录像21秒
法官认为,莉雅妮案取证程序或有问题。
庭审显示,廖家成员声称10月28日发现莉雅妮的三个箱子有属于廖家的失窃物品,他们花了两个半小时开箱翻查验证,拍了一段21秒的视频作记录;之后,他们把其中一些對象取出来使用。法官注意到,到了庭审的时候,廖启龙只能认出这段21秒视频中的34个物件。
法官也注意到,警方10月30日接到报案后,并没有马上取走证物,而是到了12月2日莉雅妮在机场被捕之后,警方才到廖家拍摄证物照片。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廖家成员才把「失窃物品」放回箱子里。法官认为,整个处理失窃证物的过程可能出现混淆,证物可能已经与廖家其他物品混在一起,而且,警方五个星期之后才拍照取证,他有理由怀疑取证的准确性。因此,法庭无法凭这些「证物」将莉雅妮定罪。
另外,法官注意到,所谓「失窃物品」有许多是破旧和价值不高的东西,并非廖家所声称的高价值,甚至是免费礼品——例如有个Helix手表,廖启龙声称价值50新币,但它却是参加活动时,主办方给每个宾客送的小礼品。
莉雅妮说有些是她自己的东西,有些则是在廖家成员丢弃后,她从垃圾桶捡回来的。从廖文良洋房内的整洁程度看来,法官判断廖文良一家没有囤积旧物的习惯。因此,法官对莉雅妮的说法予以采信。
警方没安排印度尼西亚语通译
陈成安法官指出,警方在给莉雅妮录两份口供书时,没有为她安排能说印度尼西亚语的通译员,法庭无法接受这两份口供书的内容是准确的;同时,有大量的物证未曾给莉雅妮审视过。
法官认为,廖启龙的证词难以置信,包括他声称自己有穿女装的习惯,而且有些女衣尺寸明显偏小,法官认为此说法高度可疑。
法官:廖家先下手为强
莉雅妮在被开除当天,曾恫言向人力部举报廖家涉嫌非法用工的行为。陈成安法官指出,如果不是她恫言举报,廖家在开除她之后,未必会报警;如果莉雅妮真去举报了,廖家父子会很担心,因为她掌握了廖家涉嫌非法用工的证据。
庭审上,廖文良供称,自己担心莉雅妮的男友会到家中闹事或闯入屋子,因此决定报警备案,法官认为这理由很「奇怪」。
他认为,廖家报警存在「不当意图」。他说:「我有理由相信,廖家是在发现莉雅妮的不满之后,先下手为强,将她开除,让她没有充足时间收拾东西和向人力部举报。」
他认为,控方没有排除合理怀疑,无法证明莉雅妮面对的四项偷窃控状;在长达103页的判词中,法官指廖文良一家四口的说辞不可置信或证词不可靠。
最后,法官撤销莉雅妮的四项偷窃罪名。
法官在判词最后一段表扬代表律师阿尼尔,感谢他无偿为被告打官司。案件经历22天的审讯,上诉也花掉了3天时间。
法官注意到,阿尼尔的两份陈词共长达500页,写得仔细,脚注清楚,论点具说服力,详细地分析审讯法官在哪里做出了错误判断。法官指律师一人「包山包海」,敬业精神值表扬。
莉雅妮:我原谅我的雇主
休庭后,莉雅妮含泪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我很高兴,我终于自由了。我战斗了四年……」
她说,决定将整件事放下,「我现在只希望能够尽快回到老家,我将在家乡开店做些小生意,以后不会回来新加坡工作。」
她坦言,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隐瞒家人自己被控上法庭,「我不希望家人担心,尤其是我年迈的母亲。我目前还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已洗脱罪名,但接下来几天会慢慢告诉他们。」
她也说,「我从没想过认罪,因为我是无辜的。」
9月5日,在接受《海峡时报》网络采访时,莉雅妮说:「我原谅我的雇主。我只想告诉他们,不要对其他工人做出同样的事。」 她希望雇主能公开道歉。
莉雅妮感谢代表律师阿尼尔和「情义之家」这些年来的帮助,对她不离不弃。
律师:可向廖家和控方索赔
高庭下判之后,代表律师阿尼尔指出,根据法律,获脱罪的莉雅妮可向案件投诉人廖家索讨赔偿,也可以针对控方无理与轻率的提控向控方索赔。
辩方将先尝试联络廖家,看他们是否愿意私下赔偿。如果他们拒绝,就会正式向法庭提出赔偿申请。

(莉雅妮与律师阿尼尔和朋友们在高庭外合影。图源:HOME 情义之家脸书)
阿尼尔指出,莉雅妮在廖家最后一次领取的薪水为600新币,因此4年多下来,加上加薪等,预计将向前雇主索偿数万新币。
他说:「莉雅妮的福利一直是我们的首要考虑,所以我们希望协助她索赔自己的生活费。」
阿尼尔是莉雅妮的义务律师,并不收费。
以他一般收费,打22天的官司收费10万新币,3天的上诉官司则要3万新币。加上考虑到其余开销,估计所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律师费大约要15万新币。
廖文良:无法置评,而且这是私事
《联合早报》报道,廖文良回答询问时指出:「这是法庭的裁决,我无法置评。而且这是一件私事。」
有些无辜客工选择认罪
打官司的三四年期间,莉雅妮滞留新加坡,但却无法工作,住在「情义之家」(HOME)经营的收留所。
情义之家是新加坡的一个客工援助组织,成立于2004年,为被侵犯人权和被虐待剥削的客工提供支持与协助。

 

 

9月4日,情义之家发表文告,对莉雅妮最终获得正义表示高兴。它对莉雅妮选择为自己的清白力争到底表示欣慰,并很开心能够一路协助她,并祝愿她将来一切安好。
文告中称,许多客工认为服刑的时间可能短过打官司抗辩的时间,因此,在面对提控时,即便是无辜的,有些客工宁愿选择认罪。
情义之家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有接受公平审讯的机会,并有寻求法律援助的能力。
曲未终 人未散
如果说廖家与莉雅妮的前9年是恩,那么,后4年就是怨了。
一十三年恩怨,两次应诉公堂。
此事似告一段落,但肯定还有后续。
总检察署有一个月的时间考虑是否针对涉及公众利益的法律论点,到最高法庭上诉庭提出刑事参考(criminal reference)
代表律师透露,莉雅妮已向人力部举报前雇主要求她非法工作一事。根据人力部规定,雇主不可非法调派女佣到工作准证列明的住宅地址以外的地点工作。
廖家如何回应莉雅妮的索赔?
莉雅妮是否向总检察署索赔?
同时,莉雅妮还面对一项被搁下的触犯杂项(公共秩序和滋扰)法令的的控状,暂时无法回印度尼西亚。阿尼尔对这起控状的辩方胜诉具有信心。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