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归零,租金和薪金照付,新加坡业者不敢转行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0/23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停业苦撑半年的夜生活场所短期内仍不准重开,受访业者感叹租金难应付,转型之路也面对经验和设备不足等挑战,盼政府提供更具针对性援助。

停业苦撑半年的夜生活场所短期内仍不准重开,受访业者感叹租金难应付,转型之路也面对经验和设备不足等挑战,盼政府提供更具针对性援助。

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前天在记者会上指出,由于酒吧、夜总会和卡拉OK厅等夜生活场所存在较高的病毒传播风险,因此,我国进入解封第三阶段初期,这些场所预计还是不能重开。

对于重开之日遥遥无期,受访业者坦言大失所望。新加坡娱乐联盟主席吴家宝指出,从3月底至今停业已有七个月,联盟下的约150家卡拉OK会员内,预计已有60家结束营业。

合伙经营两家卡拉OK的吴家宝说,随着政府早前提供的租金援助在7月份告一段落,业者已在苦苦支撑。一些同行尝试另谋出路转型,但得另外申请执照,而且大多只有能力转为售卖酒水和简单小吃。

吴家宝说,姑且不论难以割舍辛辛苦苦建立的生意,卡拉OK也不像酒吧那样比较容易转型成餐饮场所,除了空间限制,业者也不具有经营餐馆的经验和设备。

「如今餐饮业同样受冲击,如果转型从事餐饮,结果生意还是做不起来,到时候怎么办?」

政府正考虑允许部分场所试开,以探讨如何让该行业安全恢复营业。获准试开的场所必须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例如让顾客入场前接受冠病检测。政府也将推出一系列援助措施,协助业者和业主转向新市场和新业务,详情日后公布。

由于酒吧、夜总会和卡拉OK厅等夜生活场所存在较高的病毒传播风险,因此,我国进入解封第三阶段初期,这些场所预计还是不能重开。(档案照片)

业者担心暂转做餐厅生意 之后无法取回夜店执照

新加坡夜生活娱乐总商会会长王汉平估计,本地有三分之二的酒吧和酒廊等业者已找到新出路,有的转型成餐饮场所,也有的转做健身房,但许多夜总会和卡拉OK仍无法开业。

百灵商业中心一家夜店的严姓老板(51岁)申诉,公司早在四个月前就打算申请执照转做餐厅生意,但担心之后无法拿回夜店经营执照而进退两难。「我们一直希望得到批准暂时改做餐厅生意,但没有获得当局许可。」

他指出,如今夜店收入归零,租金和员工薪金还得照付,实在令人吃不消,希望政府下来宣布的援助措施会更多考虑到这两方面。

在荷兰村已有27年历史的酒吧Wala Wala以往每晚都有现场乐队伴奏,如今二楼的现场表演仍须暂时停止,但一楼餐厅已恢复营业。酒吧创办人杨为道(50岁)说,自从6月恢复堂食以来,生意逐渐恢复五成左右,目前只期待有关条例进一步放宽。

记者:黄贝盈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