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女佣案」:阿尼尔的一句话,成功说服了法官

新加坡「女佣案」:阿尼尔的一句话,成功说服了法官
2020/09/11
2020/09/11

导语:廖文良的前女佣近期上诉得直,,身为前雇主的廖文良一家是否在调查过程中供词有问题成为有关当局调查聚焦点,这起事件也让身份特殊的廖文良遭舆论讨伐。

阿尼尔在上诉结果公布前接受「情义之家」的访问。(视频截图)

作者 李国豪

「我必须说,我对帕蒂·莉雅妮的坚持感到惊讶。」

很多人将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前女佣上诉得直一案比喻为现代版窦娥冤,认为如果不是女佣义务代表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的坚持不懈,以及陈成安法官的明察秋毫,沉冤不会得以昭雪……

然而,撇开热血律师的拔刀相助和坚守司法正义最后这一道防线的法官,莉雅妮坚信自己无罪的坚定,以及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支持,也才使得这场大卫对抗巨人歌利亚的战斗有了义无反顾进行下去的可能……

至少,阿尼尔是这么认为的。 8月23日,莉雅妮上诉结果出炉前夕,阿尼尔接受了「情义之家」的访问,在镜头前娓娓道来他从这场战役展开以来的心路历程,以及女佣及客工等弱势群体在我国司法体制下所面对的困境。

「情义之家」9日将该访问片段上载至Youtube。

没有坚持就没有最后的无罪开释

2017年底,「情义之家」找上了阿尼尔,希望他能为莉雅妮的案子辩护。阿尼尔在镜头前不讳言,自己没有助手协助。

「这是一场非常、非常艰难的审讯,不只是因为我们知道它将耗费长达10个月的时间……我们面对的是非常强悍的检控方,还有一个十分显赫的家族。」

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莉雅妮坚持到底的信念。

莉雅妮有个家庭必须照顾,因官司滞留在新加坡的她必须筹措生活费。同一时间,她没有朋友可以倾诉,因为或许根本不会有人理解她经历的痛苦。

阿尼尔表示,莉雅妮本来可以在2017年就接受认罪协议。如果当初她认罪,在牢里待上两年半,她早已重获自由回到家乡,无须耗上四年时间。

「所以她能够撑到现在真的很让人惊讶。」

他说,许多外籍女佣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权利,也不会有勇气和财力去打一场官司。

外籍女佣或客工在上庭时,也往往会缺乏自信,或缺乏准备。

庆幸的是,相信莉雅妮清白的「情义之家」挺身而出。

他们安排阿尼尔与莉雅妮每周会面,即使要处理的事情可能只有一两件也风雨不改。定期的会面最终给了莉雅妮在这场官司中坚持下去的信心。

阿尼尔也说,如「情义之家」这类非政府组织对惹上官非的客工而言,才是真正为他们带来一丝曙光的救命稻草。

「像我们这种义务律师或许能有一点贡献,但真正的工作都是由这些非政府组织完成的。」

阿尼尔(左)成功为莉雅妮(右)洗脱罪名。(联合早报)

谁想偷这样的垃圾?

阿尼尔也谈到上诉过程中所遇到的难处,由于莉雅妮没有拍摄视频证明物品属于自己的习惯,因此辩方在辩护策略上面临了一些限制。

幸好,法庭最终同意在庭上展示相关证物,这让辩方成功取得突破。

「这些物品,包括衣服、布料、老旧的DVD播放器、耳环以及过季的首饰,你必须亲眼看到才能鉴别它们的真实状况。」

据此,阿尼尔才得以设定一套论点,尝试说服法官: 「谁会想偷这样的垃圾?」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