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在新加坡有一群人,连李光耀都亲自拜访过?

在新加坡有一群人,连李光耀都亲自拜访过?
2021/08/10
2021/08/10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舞狮是新加坡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自从没有爆竹的噼啪声后,舞狮那充满节奏感的锣鼓声制造喜气,舞狮已经成为新年期间不可或缺的街景。

“采青” 是福气与财富的象征,这些采青表演的狮子称为南狮,南狮醒狮团普遍分布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香港、台湾、泰国、英国、加拿大等地。虽然越南有自己的狮子造型,但当地华人所舞的依旧是传统南狮。

跟着父亲行走江湖的那些年,体会精武、冈州、鹤山等各门各派的看家本领,也认识到,牛车水是本地舞狮武术的发源地。

1952年,邵氏机构在大世界闹元宵,鹤山会馆的醒狮采高青(箭头指处),现场挤满围观的人潮。

6月3日《联合早报》缤纷版刊登高极登的《狮城武林的一代宗师》,使我想起小时候在住家附近的国家剧场,观赏精武体育会、冈州会馆和鹤山会馆的舞狮与武术表演的场景。

国家剧场坐落在皇家山麓,五指山般的主体建筑,三面环开的巨型天篷,为古老的名山增添灵气。可能是天下武林一家亲,3420个位子座无虚席。单听空旷的山坡荡漾回旋的鼓声,已足以叫人震撼一整夜。

父亲再三嘱咐,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千万别批评人家的功夫。其实年幼看什么演出,都只有拍烂手掌的份,怎么可能评头品足呢?不过至少学会第一套防身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走江湖就必须遵照江湖规矩。

各门派看家本领模仿不来

各门派都有模仿不来的看家本领。精武的北狮造型像金毛狮王,扭头掀腰,逸趣横生;少侠耍球戏双狮,弹跳劈腿叫人激赏。冈州的狮艺多样化,有类似黄飞鸿电影系列的佛山狮,还有结合两个门派的佛鹤狮,令人目不暇给。鹤山的狮子乃本地第一头醒狮,鹤山狮的神态与脚步竟然模仿灵猫,并通过狮剧赋予舞台表演新鲜感。

武术方面,精武网罗南北派功夫和十八般武器,展现武学的大气。冈州的师傅们虽然多数传授当时流行的洪拳,并没忘记展露一手新会原创的蔡李佛拳和周家拳。鹤山以时任国术教练吕荣添的洪拳和李文忠的蔡阳大刀看家,吕荣添甚至越堤到新山广肇会馆教拳多年,广肇会馆尚保留着一瓶师傅的独门跌打酒呢!

传统武馆文武双全

父亲活跃于这些社团,年少的我专做跟班,经常往会所走动。昔日精武和鹤山在尼路90号和65号设馆,两家武馆正好面对面,隔着马路问候对方“食饱没”。冈州会馆坐落在新桥路,距离不过400米。

虽然创办精武的华商来自五湖四海,由于精武所在地属于牛车水地盘,广东话还是主要语言。精武的匾额“星洲中国精武体育会”,出自崔大地的篆体墨宝。新加坡独立后,崔大地重写匾额“新加坡精武体育会”,落款“幽燕大地”,借以怀念河北家乡。

鹤山的匾额由乡里神眼书法家温永琛题字,我的学生时代参观过他在中华总商会举办的书画展,工整的蝇头小字必须用放大镜看,神眼可不是浪得虚名。绕过入门的屏风,大堂上迎接宾客的是孙中山肖像,左右对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横批“天下为公”,这是昔日的会馆和华校常见的景观。

冈州的洋楼最雄伟,会馆的匾额由新会乡里,也是中华民国外交官伍朝枢书写。大堂内笔走偏锋的“昭远堂”更显霸气,那是清末两广总督张之洞的墨宝。冈州会馆有附属的冈州学校,琅琅读书声从二楼传到大路旁,上世纪60年代末因华校生逐年递减而停办。

新加坡独立时,总理李光耀(面对镜头站立者)在精武体育会呼吁年轻人参加义勇军,墙上的照片为祖师爷霍元甲。(精武体育会照片)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